離開家鄉一段時間之後,飲酒習慣因為文化薰染而改變這件事一直對都是個很有趣的題目,既然最近冬天該喝的也沒少,就來分享一下我所觀察到的紐約吧文化吧。 初來乍到時,還是個傻傻的學生,加上爸媽總是會耳提面命不能亂喝酒等等等等標準在海外幾不政策的言語,所以對於酒吧一直有種不該碰的牴觸。雖然也了解到歐美飲酒文化和臺灣的不同,真正踏進去之前也做了心理準備,不過後來才真的發現天差地遠。因為人在紐約,只能用這裡來做解說,其他的城市或國家,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體驗過啊!是說我特別想試試日本的飲酒文化,雖然和我們是鄰居但是對酒的開放程度截然不同,常在綜藝節目上看到路上深夜一堆醉醺醺的人大家也不以為意,居然有種羨慕之感。 好了,離題了,總之簡單來說,撇開酗酒那種不談,紐約人的飲酒文化就是一道光譜、橫跨在三種類別間:一個人獨酌、社交性飲酒、到有目的的灌酒。這裡的吧百百款,簡單分類一下大致如下: Bar:沒錯就是這三個字母,是最常見吧類型。一般以啤酒和調酒、烈酒為主,但基本上想的到的酒都有。只不過像葡萄酒那種裝在高腳杯的選擇通常很少。室內以木頭、水泥或磚牆為主,有個標準的長吧台,後面酒櫃滿滿的烈酒、甜酒等等。 室內燈光偏暗、稍亮的也有,偏暗的會以紅、或藍綠燈為主;偏亮的則以黃光為主。這種吧因為單品價位比較低,座位很隨意,通常要點酒是自己去吧檯點完後自己拿酒回去座位,基本上沒啥服務,給的小費也比較低,大約$1/杯。食物方面像是漢堡薯條、nacho 等等非常美式的素食,到哪去都差不多,有些甚至沒有食物,畢竟bar主要的功能就是喝酒用的。 由於消費比較低的關係,多是年輕人聚集的地方 – 尤其是學生,還有另一族群是附近的居民。氣氛一般比較隨意、歡樂、生氣滿滿的樣子。

紐約社畜日記 #2 吧
紐約社畜日記 #2 吧

離開家鄉一段時間之後,飲酒習慣因為文化薰染而改變這件事一直對都是個很有趣的題目,既然最近冬天該喝的也沒少,就來分享一下我所觀察到的紐約吧文化吧。

初來乍到時,還是個傻傻的學生,加上爸媽總是會耳提面命不能亂喝酒等等等等標準在海外幾不政策的言語,所以對於酒吧一直有種不該碰的牴觸。雖然也了解到歐美飲酒文化和臺灣的不同,真正踏進去之前也做了心理準備,不過後來才真的發現天差地遠。因為人在紐約,只能用這裡來做解說,其他的城市或國家,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體驗過啊!是說我特別想試試日本的飲酒文化,雖然和我們是鄰居但是對酒的開放程度截然不同,常在綜藝節目上看到路上深夜一堆醉醺醺的人大家也不以為意,居然有種羨慕之感。

好了,離題了,總之簡單來說,撇開酗酒那種不談,紐約人的飲酒文化就是一道光譜、橫跨在三種類別間:一個人獨酌、社交性飲酒、到有目的的灌酒。這裡的吧百百款,簡單分類一下大致如下:

  • Bar:沒錯就是這三個字母,是最常見吧類型。一般以啤酒和調酒、烈酒為主,但基本上想的到的酒都有。只不過像葡萄酒那種裝在高腳杯的選擇通常很少。室內以木頭、水泥或磚牆為主,有個標準的長吧台,後面酒櫃滿滿的烈酒、甜酒等等。
    室內燈光偏暗、稍亮的也有,偏暗的會以紅、或藍綠燈為主;偏亮的則以黃光為主。這種吧因為單品價位比較低,座位很隨意,通常要點酒是自己去吧檯點完後自己拿酒回去座位,基本上沒啥服務,給的小費也比較低,大約$1/杯。食物方面像是漢堡薯條、nacho 等等非常美式的素食,到哪去都差不多,有些甚至沒有食物,畢竟bar主要的功能就是喝酒用的。
    由於消費比較低的關係,多是年輕人聚集的地方 – 尤其是學生,還有另一族群是附近的居民。氣氛一般比較隨意、歡樂、生氣滿滿的樣子。
New York typical bar (West Village) by alcnh.
  • Wine bar or lounge:整體氛圍安靜一些,和bar相比之下比較貴氣。通常室內的設計燈光會比較柔黃調、氣氛放鬆、室內以木頭、深色的裝潢為主。主要以紅、白、橘、氣泡酒、調酒、高單價烈酒為販售商品。配的食物一般會是小點:像是橄欖、麵包、薄餅pizza等等。
    Wine bar 的格局總體而言會比較開放,和餐廳的模式比較類似。也是有吧檯位,不過主要客群會get a table,也就是有個桌子然後會有人來幫你服務的意思。
    Lounge 的設計就比較特別,看這個bar是走文青還是商業路線,兩者基本上都會有沙發這個配備。前者來說設計會比較隱密,雖然也是 get a table 但是和其他群中間會有一些遮蔽物或更多的間隔。後者的話會像 wework 那種較為開放式的擺設,有種上流社會交誼廳(?)的感覺,燈光上也會偏冷,給人強烈的現代感。酒類和室內馬上就能讓你感覺,哇好高級喔─當然消費就會高上不少,小費也是15%是最最最基本。所以消費者年齡層通常比較高,一般是社會人士、熟女熟男、族群也比較單一。

--

--

原本沒有想過會要談論雪的是—應該說根本沒進入過我的思考範圍裏。不過有鑒於1/29下了一場「暴風雪」,突然想起最近在本社畜公司同事間常談到的話題,也就是雪的各種延伸,就覺得也好,不如來講講雪。 老實說來紐約前的我對於雪是完全中性的情感。並沒有覺得電視劇的雪景很浪漫;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或不便。總之因為生長在沒有雪的地方嘛,這種天氣現象頂多就是被歸類為可能有一天會經歷到的那種。2012年第一次來紐約旅遊,雖然來的時候是冬天,卻只有在回臺灣要去機場的路上終於看到人生中第一次下雪。不過那時的雪下得非常微小,所以幾乎是沒什麼感覺。 後來真的在這裡長期生活之後,才終於意識到紐約完全破壞了我對雪的認知與感覺。我變成眾人當中唯一或唯二十分討厭雪的人。從它開始下下來的那一刻我就對這種天氣現象無愛,完全沒有,ZERO。 原因大概是:紐約是個人口稠密、車子超多、路上垃圾靠風在清、家家戶戶都會把垃圾堆在人行道、一堆人喜歡遛狗但不清理、還有各種事不關己自掃門前雪的讓雪存在最糟糕的狀況的城市。所以只要一下雪就會發生各種災難:雪一下在身上就會各種溼冷,能見度變得極低。但有陽光的狀態下又會反光反到眼瞎,馬上變行動智障。下完雪後鏟雪車在清晨會吵死人還鏟不乾淨(運將技術不一)。路上絕對是黑的水,這裡面有各種人的鞋底髒污、垃圾流出來的惡水、老舊管線因為被凍爆而流出來的不明液體、車輪的痕跡、動物的排泄物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人行道各種被雪堆著的垃圾就在離你十公分,每條路走出的平坦程度不一底下非常多冰所以隨時都超滑,在這種惡劣的狀況下滑倒的風險還特別大,本社畜就有經歷過….加上站在轉角隨時就會被亂開的車子(美國人只有uber司機才會好好開車吧)噴到各種路上的….大概是液體、固體和各種奇怪狀態混合而成的「東西」。再來就是紐約的基本建設真的是落後臺灣二十年,只要雪大一點很多東西都會爛掉,比如說地鐵淹「雪水」、樓梯被凍壞、交通工具各種delay、送貨delay、什麼都delay。

原本沒有想過會要談論雪的是—應該說根本沒進入過我的思考範圍裏。不過有鑒於1/29下了一場「暴風雪」,突然想起最近在本社畜公司同事間常談到的話題,也就是雪的各種延伸,就覺得也好,不如來講講雪。

老實說來紐約前的我對於雪是完全中性的情感。並沒有覺得電視劇的雪景很浪漫;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或不便。總之因為生長在沒有雪的地方嘛,這種天氣現象頂多就是被歸類為可能有一天會經歷到的那種。2012年第一次來紐約旅遊,雖然來的時候是冬天,卻只有在回臺灣要去機場的路上終於看到人生中第一次下雪。不過那時的雪下得非常微小,所以幾乎是沒什麼感覺。

後來真的在這裡長期生活之後,才終於意識到紐約完全破壞了我對雪的認知與感覺。我變成眾人當中唯一或唯二十分討厭雪的人。從它開始下下來的那一刻我就對這種天氣現象無愛,完全沒有,ZERO。

原因大概是:紐約是個人口稠密、車子超多、路上垃圾靠風在清、家家戶戶都會把垃圾堆在人行道、一堆人喜歡遛狗但不清理、還有各種事不關己自掃門前雪的讓雪存在最糟糕的狀況的城市。所以只要一下雪就會發生各種災難:雪一下在身上就會各種溼冷,能見度變得極低。但有陽光的狀態下又會反光反到眼瞎,馬上變行動智障。下完雪後鏟雪車在清晨會吵死人還鏟不乾淨(運將技術不一)。路上絕對是黑的水,這裡面有各種人的鞋底髒污、垃圾流出來的惡水、老舊管線因為被凍爆而流出來的不明液體、車輪的痕跡、動物的排泄物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人行道各種被雪堆著的垃圾就在離你十公分,每條路走出的平坦程度不一底下非常多冰所以隨時都超滑,在這種惡劣的狀況下滑倒的風險還特別大,本社畜就有經歷過….加上站在轉角隨時就會被亂開的車子(美國人只有uber司機才會好好開車吧)噴到各種路上的….大概是液體、固體和各種奇怪狀態混合而成的「東西」。再來就是紐約的基本建設真的是落後臺灣二十年,只要雪大一點很多東西都會爛掉,比如說地鐵淹「雪水」、樓梯被凍壞、交通工具各種delay、送貨delay、什麼都delay。

真的是非常佩服那些在雪天裡還開開心心堆雪人的人們。只要想到離開淨土就不知道如何回家這件事情完全破滅我對雪的任何一點良善的認知。雖然還是會跑去滑雪,也許就是當成唯一能對雪做的事情讓自己過得去一些吧,但是經歷這種莫名的創傷每次滑雪還是對於底下它究竟覆蓋了什麼而感到害怕。我想真的以後就算看不到雪也沒關係吧,我是毫無留念。

講到滑雪,有關滑雪記憶裡大多是摔到爆,不過這又是一些其他的故事了,有機會再來收集記憶記錄一下吧。

--

--

最近想嘗試一些新的東西,所以開始了這樣的 side project。想記錄一些紐約生活所感、多的還有工作、文化、新聞等等議題的討論。用中文也是測試之一,剛開始可能會是交雜的寫作,總而言之就是想重啟寫的習慣,同時間也在以文字版本紀錄另一個正與友人進行的計畫。

一直在思考如何留下在紐約生活的痕跡很久了,但總是被雜事拖延—再加上工作非常忙碌,就這麼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到現在才開始。不過總算是終於動手了,也要感謝近日與一些朋友聊天的對話當中獲得一些對於人生時間快速飛逝的啟發。我果然是屬於越忙能做的事就越多型的,要是沒事做我就會廢到不行。

這個系列要叫什麼還沒決定好,所以先以這個標題暫定。如標題所示,在紐約的工作人生這樣的那樣的事情。算一算也在這裡六年多了,今年就要滿第七年。時間過得超級快,雖然放眼望去我不算在這個大蘋果裡待得很久的人,不果總之就是待了一段時間,也有不少的感觸。有趣的故事不少,鳥事更多,總而言之外國的月亮我看起來是沒有比較圓,我們只是在不同的城市做著同樣的事、同樣的想辦法活著。關於人類不管在哪裡很多事情的都是 universal 的感想最近感受特別強烈,以後或許會有機會談到。

就以這篇當作開場白,來鼓勵自己接下來忙碌的人生中依然要奮發寫作。身為社畜就是明天還要上班,所以只能來唸個兩句然後滅燈。

--

--